欢迎访问“安徽语言文字网”
首 页机构简介工作动态政策法规规范标准语文知识学术交流
当前位置:语文知识语言知识
学习《通用规范汉字表》四人谈
【分类:语言知识‖来源:本站原创‖上传:安徽省普通话培训测试中心(管理员)‖时间:2013/11/6‖阅读:7472】

利国便民的重要语文工程
   ——学习《通用规范汉字表》四人谈(一)
费锦昌 高家莺 颜逸明 范可育
 
  颜逸明(华东师范大学):《通用规范汉字表》已由国务院公布。这样高的规格,在半个多世纪先后发布的语言文字规范标准中,只有1956年的《汉字简化方案》可以与之相比。有人问,已经有了《简化字总表》《现代汉语通用字表》等,为什么还要花费人力物力去研制《通用规范汉字表》呢?
  费锦昌(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社会是发展的,社会语文生活也在发展。最明显的变化至少有三:(1)民众一般应用层面的用字相对集中了,这是汉字规范工作长期引导的成果。基础教育以常用字表为依据。民众日常书面交际、社会常见读物也都以常用字表和通用字表收录的字种为首选。(2)随着科技和文化的发展、提高,科技用字和普及性的文言文用字不断进入民众的日常生活。比如药品把一些化学用字带进了寻常百姓家,我正在服用的西药“硫酸羟氯喹片”,就用了“羟”(qiǎng)、“喹”(kuí)等化学用字。有影响的人物讲话、作文时经常引用古代的经典名言和诗词,老百姓也就跟着增多了接触文言文用字的机会。(3)数字化、信息化的日新月异,对汉字规范化、标准化提出了新要求。户籍、邮政、金融、护照,甚至医院看病叫号的信息存储和检索,对规范字表收录人名、地名中具有个性化的用字提出了迫切要求。研制《通用规范汉字表》是社会语文生活发展的需要。
  范可育(华东师范大学):我有个亲戚,名字中用了个罕用字:“金”下两个并列的“王”(此字同“珍”)。多年前他原本想出国深造,但因为名字中这个怪字,出国手续迟迟办不下来,拖到25岁,最终放弃了出国的想法。我一直认为起名用怪字是自找麻烦,但对老百姓喜欢用的若干字进不了规范字表也总有些遗憾。《通用规范汉字表》在三级字表中收录了“喆”“堃”“昇”“淼”等字作为人名用字,方便了百姓,也起到引导作用。
  高家莺(华东师范大学):我国现行汉字规范标准是20世纪50年代以来陆续制定的,如《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1955年)、《简化字总表》(1986年新版)、《现代汉语通用字表》(1988年)等。这些字表发布的时间,长的已有五六十年,短的也有一二十年。因为研制的指导思想、技术手段、面对的社会用字状况不同,它们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疏漏和相互矛盾的地方。这些字表已经不能很好地满足现实应用的需要。举几个例子:(1)1955年发布的《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中,已有29个异体字被后来发布的字表、文件恢复为规范字。(2)当前民众语言生活中叹词、拟声词的使用明显增多,但《现代汉语常用字表》中缺收“哦”“啪”“哇”“嘻”等字。(3)《简化字总表》收录的“唡”字是《部分计量单位名称统一用字表》(1977年)确认的“淘汰的译名”用字。(4)“蘋果”的“蘋(píng)”和蕨类植物的“蘋(pín)”是两个同形字,把它们统一简化为“苹”属于疏漏。(5)《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中收有“寳[寶]”“閙 [鬧]”“牆 [墙]”等几组字,作为异体字被淘汰的“寶”“鬧”“墙”,在后来发布的《简化字总表》中又分别被视为“宝”“闹”“墙”的繁体正字,是在“可以保留或使用繁体字”的六种情形中应该使用的字形,二表出现了矛盾。可见,研制《通用规范汉字表》是汉字规范标准优化的需要。
  范可育:《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是我国语言文字事业的大法。它明确规定语言文字工作的主要任务之一是“推行规范汉字”。“规范汉字”不只是语言学的名词术语,也已成为我国的一个法律概念。要使推行规范汉字这一任务落到实处,需要科学实用的“规范汉字表”支撑。因此,研制、公布《通用规范汉字表》是落实《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的需要,是《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应有的配套规范。
  颜逸明:综上所述,无论是为了满足社会语文生活发展的需要、汉字规范标准优化的需要还是落实《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的需要,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利国便民。
  高家莺:我们推行的“规范汉字”,原先缺少一个科学的定义,以致造成有些人的误解,误认为只有我们字表收录的是规范汉字,其他表外字都成了不规范字。
  费锦昌:《通用规范汉字表》研制组给“规范汉字”的定义是:“经过系统整理、由国家发布、通行于大陆现代社会一般应用领域的标准汉字。”“经过系统整理”保证了科学性,“由国家发布”标明权威性,“通行于大陆”确定地域性,“通行于现代社会”指明时代性,“通行于一般应用领域”明确使用层面。可见,《通用规范汉字表》未收的字,仅仅不是中国大陆的“通用规范汉字”而已。
  颜逸明:有人问,为什么在“规范汉字表”的前面要加上“通用”二字?大家知道,汉字的社会使用是区分层面的。《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推行的“规范汉字”是在时代、地域、通行层面等方面都有明确界定的汉字字集。有的语文工作者总是希望主管部门发布的规范汉字表能够“包打天下”,能够适用于任何时期、任何地域、任何人群、任何场合,这样的想法不切实际。作为记录汉语的交际工具,汉字的字量不是越多越好。在当前社会语文生活中真正有用的汉字字种应该是有限的。有鉴于此,在字表的名称上把该表的适用范围予以明确界定,有利于学习和使用。
  高家莺:总之,《通用规范汉字表》通过对以往规范字表的整合、优化、补充、调适,用一份字表涵盖了以往多个字表的功能,集分散规范于一体,既增强了科学性,又方便了学习和使用,真可谓“一表在手,用字不愁”。

 

科学定量  合理分级
——学习《通用规范汉字表》四人谈(二)
颜逸明  范可育  高家莺  费锦昌
  范可育(华东师范大学):汉字的总数有多少?无人能准确回答,往往以工具书或字库的收字量为依据。1994年9月28日《新民晚报》报道,由中华书局和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发行的《中华字海》收字86,000多个。1999年11月17日《文汇报》报道,北京国安资讯设备公司汉字字库收录有出处的汉字字形共计91,251个。国际编码ISO-10646字符集收字将近80,000个。
  费锦昌(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汉字字数众多,但实际使用的字量有限。著名文字学家裘锡圭先生指出:“从商代到现代,一般使用的汉字的数量似乎并没有显著的变化,很可能一直在五六千左右徘徊。”当然,具体的字种,从商代到现代是有变化的,但用到的字数没有大的变化,这是受到文字作为交际工具这一基本属性的制约。这五六千字中,有的字常用,经常出现;有的字不常用,难得露面。它们在文本中的使用度和覆盖率是不同的。常用字适应人们的共同需要,非常用字满足人们的特殊需要。为了学习和使用的方便,人们总是要先学习经常用到的字。汉字的定量和分级可以说自古就有,历史上著名的蒙学课本《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俗称“三百千”)就是从记录日常记事、历史叙述、姓氏人名等用字中筛选出来的。跟今天的字频统计不同的只在于,现代靠计算机,古代靠语感、字感和经验。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著名教育家陈鹤琴曾用人工统计55万多字的书报语料,得出不同汉字4261个。这是我国最早有意识地、从教育学的角度进行的汉字字频统计工作。
  颜逸明(华东师范大学):自从计算机介入汉字研究以后,汉字字频统计工作开创了全新的局面,速度之快、精度之高是人工统计所无法比拟的。字频统计的科学性还取决于三个条件:一是语料的字量,二是语料的年代跨度,三是语料在门类、领域上的覆盖度和均衡度。
  高家莺(华东师范大学):《通用规范汉字表》根据汉字使用频率、通用程度的不同和适用对象、使用要求的差异,对收录的8105字进行合理分级。汉字分级是客观存在的反映,并非字表研制者的主观设计。分级的目的是为了增强字表的实用性,有效提高汉字学用的效率。
   费锦昌:《现代汉语常用字表》(1988年)与《通用规范汉字表》(2013年)的一级字表收录的都是常用字,字数都是3500个,二者的不同之处在于置换了103字,置换率近3%,就是每100个字中换了3个字。《现代汉语常用字表》中有103字未进入《通用规范汉字表》的一级字表,《通用规范汉字表》一级字表另外收录了103个出现频率更高的常用字。发生这种变化的原因是字频统计工作在这二十多年中科学化程度更高了。据说,按字频的高低排列,《通用规范汉字表》收录到2700多字时,覆盖率已经跟《现代汉语常用字表》3500字等同。为了尊重民众的习惯,一级字表扩充编制,仍收3500字。也就是说,掌握了《通用规范汉字表》的3500个一级字比原先《现代汉语常用字表》的3500字使用的效率更高了。
  高家莺:过去语文教学中,有的教师往往着力教那些难字、僻字,而忽略了常用字的教学,导致学生在日常使用汉字时,读错字音、写错字形、弄错字义的情况比比皆是。一届届毕业生走进社会,由于他们在校时没有学好常用字,致使社会通用层面用字的整体水平下降。在歌舞比赛扎堆的背景下,中央电视台独具慧眼,举办了“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警醒民众要保护汉字,弘扬汉字文化,在全社会获得良好的反响。但在决赛阶段,为了分出高下,举办者无奈地抛出大量生僻的书面语词作为试题,比如“骅骝”“愣葱”“捍蔽”“婉娈”等等,以致在比赛现场的复旦大学钱文忠教授连连惊呼:“这都是什么孩子啊!这样生僻的词语也能写出来!文曲星下凡啊!”我以为测试这些难字、僻词,偏离了语文现代化方向,客观上会对参赛者和电视机前的成千上万学生起到不良的导向作用。现在不是已有参赛者在背字典、啃古文了吗?希望下届比赛时着重测试常用和通用词语,可在试题中引进书写元素和字用元素,用这种办法来提高试题难易的区分度。
  范可育:《通用规范汉字表》三级字表收录的1605字提升了字表的“生涩度”,招来不少非议。以404个地名用字为例,字表把乡镇以上的地名用字全部收录,还收了部分村级地名和部分自然实体名称的用字,对于全国大多数人来说,这些字绝大多数是罕用字、生僻字,但这些生僻字对于当地人以及跟当地联系较多地区的百姓来说,它们又是常用字。比如“垟”(yáng,田地,多用于地名),我这个以语言文字学为专业的人平时也很少接触到,但对于浙江温州一带,特别是翁垟、黄垟的百姓来说,“垟”是天天要碰面的常用字。正因为有这样一个特性,《通用规范汉字表》把“垟”这类字收入三级字表,使它们获得了“通用规范汉字”的身份证,这样做既不会加重全国大多数民众的负担,又保证了这些特殊领域用字在电脑字库中的位置。在现今科技发达的信息时代,在电脑字库里增加若干个姓氏人名用字、地名用字、科技用字、普及文言文用字应该不是解决不了的难题。由于这些字进入了《通用规范汉字表》三级字表,将给户籍、邮政、金融、科技和旅游、办理出国护照等用字带来很大的便利。
  颜逸明:使用三级字表中的字,要注意字表的注解。如“邨”原是《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认定的“村”的异体字,已被淘汰。《通用规范汉字表》把它收入三级字表,并在注解中限定“可用于姓氏人名”,如“钱杏邨”(著名文学理论批评家)、“马南邨”(邓拓的笔名)等。为什么注解不把“地名”也包括在内呢?我们理解,这是为了维护半个多世纪以来异体字整理工作的成果。把恢复的“邨”限制在姓氏人名,而乡村、村庄的“cūn”仍应写作“村”。可以说,三级字表里恢复的异体字,许多是有限制地使用,跟一级字表、二级字表收录的字相比,使用的条件是不同的。

坚持简化 保持稳定
——学习《通用规范汉字表》四人谈(三)
高家莺 颜逸明 费锦昌 范可育
 
  范可育:如何正确处理简化字与繁体字的关系,同时保持汉字使用在一定时期内的稳定,一直是全社会关注的焦点。《通用规范汉字表》研制组坚持汉字简化的方向,对简化汉字的认识和评价是令人信服的。他们从四个方面肯定了简化字的作用与地位:一是方便了几亿人的认字和写字,二是加快了我国普及教育和成人扫盲的步伐,三是简化字已经成为传播现代信息和国际交流的载体,四是简化字在传统文化现代化方面也起到了十分积极的作用。结论是:简化汉字已经成为国内外大多数汉字使用者的习惯,根据文字使用社会性的原则,坚持简化的方向是完全正确的。比如已被有些语文工具书恢复为字头的“濛”,《通用规范汉字表》还是坚持《简化字总表》的做法,仍用“蒙”来简化。写作“细雨蒙蒙”并不会造成语义混淆。有人说,“蒙”加“氵”旁才能与“细雨”相应,那么,沙尘暴造成的“蒙蒙”是不是还要加上“石”旁呢?
  颜逸明:坚持汉字简化方向,并不等于民众在使用简化字的过程中没有遇到问题,比如一个简化字对应两个甚至三个繁体字(或传承字)的时候,简繁转换经常出现差错,闹出了“歌後鄧麗君”“秀美理發廳”“窗明幾浄”“封麺設計”等笑话。字表研制组正视这个问题,并从便于民众使用出发,在《通用规范汉字表》后附了《规范字与繁体字、异体字对照表》,列出字表中3120个规范字及相应的繁体字、异体字,收录了与2546个规范字相对应的2574个繁体字,还对96组一个规范字对应多个繁体字(或传承字)的字际关系进行了分解。又在《〈通用规范汉字表〉解读》一书中列表作了更加详细的分解说明,明确了它们之间的字用分工职能。这些务实的做法对于民众正确掌握和便捷使用简化字十分有用。
  高家莺:为了坚持汉字简化方向,确保《通用规范汉字表》不恢复一个繁体字,字表研制组妥善处理了一些很难处理的问题。比如“剋(kè)”,《简化字总表》作为“克”的繁体字。但“剋”另有kēi音,字义为“训斥、打人”。这一音义原有较浓的方言色彩,但现在已经进入共同语,所以,字表把它与“克”分开,就是不把它看作“克”的繁体字,而视为“克”字繁体“剋(kè)”的同形字,收入二级字表。
  范可育:类似的还有“二噁英”的“噁(è)”,字表类推简化后收为三级字。有的人误解为恢复了繁体字。其实,“二噁英”的“噁”是作为科技用字收入三级字表的。它与“恶心”的“恶(ě)”的繁体“噁(ě)”是两码事儿。这两个字只是同形字,读音也不同。
  费锦昌:还有“钟”“锺”二字。《简化字总表》把“鐘”“鍾”都简化为“钟”。《通用规范汉字表》沿用《简化字总表》,但在三级字表中增收简化字“锺(鍾)”,注明“用于姓氏人名时可简化作‘锺’”。“锺”用作人名时,也是有字义的,如“钱锺书”的“锺”就是“(情感等)集中;专注”义,按照编字典的一般常理,应该把简化字“钟”“锺”分为两个字头,把原先属于字头“钟1(鍾)”的三个义项归属于字头“锺(鍾)”,但《通用规范汉字字典》仍维持原先的做法,即字头还是分为“钟1(鍾)”和“钟2(鐘)”,只在提示中注明:“《通用规范汉字表》确认‘鍾’用于姓氏人名时可简化作‘锺’。”为什么要这样处理?研制组的苦心是既要保持把“鐘”“鍾”都简化为“钟”这一繁简关系不变,“鍾愛”仍简写作“钟爱”,“鍾情”仍简写作“钟情”,使社会语文生活不出现字用习惯的变化,又要照顾到社会民众已经在姓氏人名中广泛使用简化字“锺(鍾)”这一现实状况。研制组把日常语境与特殊语境都照顾全了,表现出研制工作的原则性与灵活性。
  颜逸明:类推简化是汉字简化课题中的一个重要问题。由于《简化字总表》(1964年)“说明”中有这样的规定:“未收入第三表的字,凡用第二表的简化字或简化偏旁作为偏旁的,一般应该同样简化”,这么多年来,在明知无限类推简化将给汉字系统带来许多弊病的情况下,类推简化的势头仍是有增无减。
  费锦昌:《通用规范汉字表》研制组曾以《简化字总表》第二表为标准,对《汉语大字典》54,678字范围内所有符合条件的繁体字作了穷尽性的类推简化,共得出新的类推简化字形12,818个,增幅达23.5%。其中出现许多同形字和不符合汉字结构规律的怪字形,而这些新增字形在当今又没有任何实用价值。由此,当时的研制组曾得出“对全部繁体字进行类推简化,既无必要也无可能”的结论。
  高家莺:研制组对汉字的简化持谨慎态度。为了保持汉字字形的相对稳定,《通用规范汉字表》对类推简化采取严格掌握的原则。字表的“说明”告诉读者,在《简化字总表》和《现代汉语通用字表》未收的类推简化字中,经过严格甄别,《通用规范汉字表》只增收了226个类推简化字,承认它们“通用规范汉字”的资格。《〈通用规范汉字表〉解读》则在指出无限类推的弊端后,明确宣布除了《通用规范汉字表》收录的类推简化字以外,“今后表外字不再类推”。“说明”和《解读》从不同的角度对类推简化表达了相同的意见和态度。在文物古迹、书法、篆刻等学术特殊领域工作的人,都有能力掌握繁体字,根本没有必要再增添历史上从来没有用过的“人造字”。明确宣布“今后表外字不再类推”是对简化汉字优化工作的一大贡献。
  费锦昌:有人担心“今后表外字不再类推”后,会出现大型工具书字头繁简并存的状况,甚至在个别文章、个别语句中出现前一字是简化字后一字是繁体字的尴尬局面。我们认为,只要下定“今后表外字不再类推”的决心,这种个别情况是很难避免的,这是我们文字生活中存在简化字和繁体字两个系统的客观反映。如果能用对这种极少量尴尬的容忍换取对 “人造字” 没完没了滋生的有效遏制 ,对于简化字的稳定和健康发展来说,将是一件非常有益的事情。世事没有十全十美,我们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衡取其重。

调整正异  求稳务实
——学习《通用规范汉字表》四人谈(四)
范可育 颜逸明 高家莺 费锦昌
 
  颜逸明(华东师范大学):异体字数量众多,给民众的学习和使用带来诸多不便。特别在信息时代,冗余的汉字会直接影响信息传播的速度和信度。《通用规范汉字表》研制组对异体字的处理遵从科学、稳定、求实三项原则。
  范可育(华东师范大学):1955年发布的《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一直是语言学界批评较多的汉字规范标准。长期分管语言文字工作的胡乔木在1986年也说:“《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认真研究和讨论不够,做得比较潦草。”这些年来,《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认定的异体字中已有29个被后来发布的字表、文件恢复为规范字。如何妥善处理异体字是《通用规范汉字表》研制组面临的一个难题。
  费锦昌(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首先遇到的问题是,整理异体字按照什么标准?语言学界公认的异体字是:音义全同、记词职能完全一样、仅仅字形不同的字,如“册[冊]”“群[羣]”“凳[櫈]”“睹[覩]”等。研制组视为严格的异体字,有的文字学家称之为“狭义异体字”。《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除了收录严格异体字外,还收录了非严格异体字,一是包孕关系的异体字,即甲字的音义多于乙字,如《现代汉语词典》中,“豆”分列两个字头,共有四个义项,“荳”只在“黄豆、绿豆的豆”这个音义上与“豆”构成异体字关系,在“咖啡豆”“古代盛食物用的器具”等义项,“豆”“荳”不是异体字关系;二是交叉关系的异体字,即甲字只有部分音义跟乙字的部分音义相同,如“夹”“挟”只在字音是jiā、字义是“夹在胳膊底下”时构成异体字关系。研制组视为非严格异体字,有的文字学家称之为“部分异体字”。《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把非严格异体字也作为整理对象,并且采用淘汰的办法处理,曾给社会用字带来不便。典型的例子如“熔[鎔]”。不恰当地淘汰了“鎔”,一度给报刊在报道有关“朱镕基总理”的消息时造成麻烦。《通用规范汉字表》研制组把严格异体字和非严格异体字区别开来,分头加以整理是非常正确的。
  高家莺(华东师范大学):据说,《通用规范汉字表》研制组一开始曾想按严格异体字的定义整理异体字,即除了音义相同、职能相同、仅字形不同的字作为异体字淘汰外,其他一律不按异体字处理。这样处理,严格是严格了,但涉及的字种太多,不利于社会语文生活的稳定。《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发布五十多年来,人们已经习惯遵行,如果完全推倒不算,会造成社会用字的混乱,给大众书面交际带来不便。更何况非严格异体字的整理在字用合并上也有一定的合理性,比如“熔”“鎔”在“熔化”这个义项上确实是异体字关系,在这个义项上取“熔”舍“鎔”是合理的。有鉴于此,研制组决定,《通用规范汉字表》对非严格异体字仍尊重《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的合理部分,尽量减小调整的幅度。
  范可育:对于严格异体字,主要是经过查核,确认其异体关系,处理起来比较简单。对于非严格异体字,《通用规范汉字表》调整的方式大致有三:
  (1)对于义项完全能够被正字包含的非正字,《通用规范汉字表》予以认可,归入异体字栏。书写现代汉语文本时,必须采用正字。如“殷[慇]”:
  殷yīn①丰盛,丰厚。②深厚。③殷勤。④殷朝。⑤姓⑼。
  慇yīn殷勤。
异体字“慇”的义项完全被正字“殷”所包含。“慇”归入异体字栏,书写现代汉语文本时必须用“殷”。
  (2)对于义项无法被正字完全包含的非正字,《通用规范汉字表》一方面将其视为规范字,另一方面将其放入《通用规范汉字表》附表1的异体字栏,加注说明其使用范围。表示在书写现代汉语文本时,除已经规定的特定意义外,仍不能作为规范字使用。如“仇[讎]”,《通用规范汉字表》收入二级字表,附表1的异体字栏加注规定“雠(讎)”只用于“校雠”“雠定”“仇雠”等,其他意义用“仇”。
   (3)对于义项与正字完全不同的非正字,《通用规范汉字表》不再将其放入异体字栏。
  其中一部分在书写现代汉语文本时仍然有用,符合《通用规范汉字表》收字原则,则将其确定为规范字,收入字表,如“淡[澹]”:
  淡dàn①含的盐分少。②含某种成分少。③不热心。④营业不旺盛。
  澹dàn①(叠)水波起伏的样子。②安静。
  tán【澹台】复姓。
《通用规范汉字表》不再把“澹”放入异体字栏,且将其收入二级字表,确定为规范字。
  另一部分是罕用字或生僻字,不符合收字原则,则不再收入字表,如“趟[䟖]”,二字音义均不同。“䟖”这个字是“趾”的讹字。由于这个字是罕用字,在现代汉语通用层面没有使用价值,因而不收入《通用规范汉字表》。
  高家莺:由于异体字在汉字总量中所占的比例很大,异体字自身的问题又相当复杂,《通用规范汉字表》坚持稳定的原则,把异体字的整理工作限制在《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的范围内,且尽量减小调整幅度。
  费锦昌:《通用规范汉字表》还对《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中的不合理处进行了调整。将“皙、蹚、勠”等6个异体字调整为规范字,将“钜、昇、仝、脩”等39个异体字在特定用法上调整为规范字。将“汚[汙污]”调整为“污[汙汚]”、“牆[墙]”调整为“墙[牆]”,共10组。将两个异体字组合并为一个:“鹼[鹻]”“碱[堿]”合并为“碱[堿鹻鹼]”。删除了“撚、挼、捼”等6个不与原正字构成异体关系的罕用字。
  颜逸明:根据对汉字字际关系的科学分析,同时又考虑汉字整理的历史和实际情况,《通用规范汉字表》研制组对《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重新整理,区分严格异体字和非严格异体字,既维护了严格异体字的科学概念,也对汉字的规范化起到了十分积极的作用。





您在访问本站过程中若有疑问,可发电子邮件到ahpsc@qq.com,我们将在收到信息后尽快给您回复,工作时间可直接拨打0551-62677300、62677500咨询。
地址:合肥市庐阳区六安路7号华信大厦3楼.咨询举报:0551-62677300、62677500